1. <output id="mt0hc"></output>
      1. <dl id="mt0hc"><ins id="mt0hc"><nobr id="mt0hc"></nobr></ins></dl>
      2. <dl id="mt0hc"></dl>

        <li id="mt0hc"></li>

          1. <output id="mt0hc"><ins id="mt0hc"></ins></output>
          2. <li id="mt0hc"><ins id="mt0hc"><strong id="mt0hc"></strong></ins></li>

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mt0hc"><font id="mt0hc"></font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mt0hc"><font id="mt0hc"><thead id="mt0hc"></thead></font></dl>

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mt0hc"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mt0hc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mt0hc"><ins id="mt0hc"></ins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mt0hc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output id="mt0hc"><font id="mt0hc"><nobr id="mt0hc"></nobr></font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首頁 > 新聞資訊 > 畫家史料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使用幫助】【發表新文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走進大師吳昌碩的藝術世界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http://www.begd.icu  2018.12.10 08:43  來源:美術報 發表評論(0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吳昌碩 桃宴酒壇圖軸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吳昌碩 行書詩軸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吳昌碩作為中國海派藝術的開拓者,是近現代最為重要的書畫家、篆刻家之一,在藝術上是傳統與現代交匯點上坐標式的代表人物,是承古開今的藝術大師。清道光二十四年(1844),吳昌碩出生在浙江省安吉縣彰吳村,卒于1927年,終年84歲。吳昌碩一生名號頗多,初名俊、俊卿,后署名蒼石、昌石、昌碩,別號很多,如缶廬、老缶、缶道人、苦鐵、破荷亭長、五湖印丐等等。他的篆刻、書法、繪畫,具有強烈的個人藝術面貌,在中國書畫史、篆刻史都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年輕時的吳昌碩對藝術創作自金石篆刻入手,整日與石為伴,早期廣泛吸收借鑒戰國古璽、漢印、封泥、陶文等古代文字,不蹈常規,后期多參石鼓文的結體和筆意,風格更為樸茂蒼勁。他曾言:“余少好篆刻,自少至老,與印不一日離。”在篆刻上,吳昌碩是公認的大師。對此,他也頗為自信:“我金石第一,書法第二,花卉第三,山水外行”。對《石鼓文》書法的畢生探索,成就了他的篆書藝術,并且在臨學的過程中能夠做到食古出新,形成自我面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吳昌碩 國畫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吳昌碩與他的“朋友圈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869年,26歲的吳昌碩首度赴杭州,求學詁經精舍,從名儒俞樾學習小學及辭章。俞樾(1821-1907),字蔭甫,晚號曲園居士,德清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俞樾于1868年出任詁經精舍山長,主掌精舍講席達31年,其掌教強調“由訓詁而名物、而義理,以通圣人之遺經”,“詁經精舍專課經義,即旁及詞章,亦專收古體,不涉時趨”,故精舍以學術嚴謹而與專意科舉的書院形成鮮明對比。吳昌碩在詁經精舍的治學經歷,對他于金石學的理解和篆刻書法的探索具有重要影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872年,29歲的吳昌碩初次赴滬,結識了書畫家高邕和其時海上畫壇的領袖人物胡公壽。以印人起步的吳昌碩,在青年時代于湖州、杭州等地的游歷中就開始了對金石碑版文字的研習,他曾于1875年寄寓湖州收藏家陸心源潛園,及至中年留居蘇州,更借助印藝得以與一批江南學術、收藏圈中的顯赫世家相交,其中如吳云,因藏有各種舊拓《蘭亭序》二百多本,故名其室為“二百蘭亭齋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吳昌碩曾于1875年寄寓湖州收藏家陸心源潛園,協助其整理文物,及至中年留居蘇州更借助印藝得以與一批江南學術、收藏圈中的顯赫世家相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吳云(1811-1883),字少甫,號平齋,晚號退樓,湖州人,官至蘇州知府。曾因藏有各種舊拓《蘭亭序》二百多本,故名其室為“二百蘭亭齋”。吳昌碩于1872年初游蘇州時造訪了這位鄉前輩,1880年更曾坐館吳云府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吳昌碩為吳云刻有“聽楓山館”等多方印,是時,吳云又請其為刻“師酉二敦之齋”兩方及“平齋晚號退樓”、“第一江山作郡來”印。另多通信札,內容亦為囑托刻印,吳云在印作完成前后提出了細致的意見與點評,有以自己輯錄的《兩壘軒彝器圖釋》相贈。信中種種,頗能體現吳云的古文字與印學思想,以及令吳昌碩一生銘感的知遇之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吳昌碩 國畫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峴(1819-1896),字見山,又字季仇,號庸齋、藐翁、遲鴻軒主等,湖州人。1882年,吳昌碩以捐納在蘇州謀得一小吏之職,舉家定居蘇州,得與楊峴比鄰,幾次欲拜這位同鄉前輩為師,楊峴回信以為師生之稱未免落俗,提議不妨以兄弟相稱,“師生尊而不親,弟兄則尤親矣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二人以兄弟定交的信函中,楊峴便以讀書作文為例,勸勉吳昌碩“不必過事高古,惟古書不可不讀,使知宇宙間原有高古文字”,這種以古為用的藝術觀,與吳昌碩后來“古人為賓我為主”的思想可謂一脈相承。楊峴對吳昌碩的影響還在其浪漫的詩人情性,散落在諸多的詩文往還,書畫題跋之中,貫穿吳昌碩四五十歲間的藝事探索與人生走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行書質壽鏡片》便是楊峴七十壽辰之日應吳昌碩之請而作,由吳昌碩珍藏。楊峴形象地闡明了自己的觀點:“精神強固”身心安康才是長壽的前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任伯年(1840-1895),名頤,號小樓,浙江蕭山人。與任伯年相識于1883年,任伯年從吳昌碩尚顯稚嫩的畫作中看到長年書法、篆刻磨練的筆墨功力,對他青眼有加。二人雖未定下師生名分,卻從此成為至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任伯年曾為吳昌碩作過多幅肖像,包括《蕪青亭長像》(1883年),《饑看天圖》(1886年)、《棕陰納涼圖》(1887年)、《酸寒尉圖》(1888年)。《蕉蔭納涼圖》畫上未署紀年,吳昌碩之孫吳長鄴在年譜中將其列為1888年繪,另有一說謂此作于1892年。吳昌碩對此畫極珍愛,任伯年去世后,他常睹畫思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04年,他在畫上寫下了一首長詩,詩中感慨了自己并不順遂的人生,并以雨打芭蕉的意境,傳達了對故人的思念。此作曾被竊,令吳昌碩痛惜不已,1907年,它被吳昌碩的好友、詞人鄭文焯在上海發現,得以物歸其主。鄭氏題跋對畫作的失而復得作了說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震(1867-1938),字一亭,號白龍山人,湖州人。1913年,在王震的盛邀下,吳昌碩搬入北山西路吉慶里923號。在成就藝術巔峰的晚年歲月,吳昌碩與王震成為了情同父子的忘年至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震曾自謂“四十后,與安吉吳先生論畫敲詩無虛日”,除了藝術的切磋和砥礪,吳昌碩與王震的身影也頻繁地出現于各種書畫社團的雅集、展覽、慈善賑災活動中,“王畫吳題”一時有“海上雙璧”之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14年,任伯年之女任霞檢父親遺作墨竹,由王震于其上補繪吳昌碩小像。吳昌碩于畫上題跋謂“畫中之竹,廿年前伯年先生所作,一亭王君為余畫像其中,呼之欲出。一亭予友也,先生(任伯年)在師友之間也,道所在而緣亦隨之”。這段題跋,加之王震自題中“回首師門”之語,成為了后來研究者關于三人亦師藝友關系的最好說明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結識虞山詩人沈石友,以及潘祖蔭、楊峴、任伯年,等等,自1880年代開始,到1912年正式定居上海,在近30年的時間里,吳昌碩在往來蘇、滬的雙城生活中度過了他的壯年時代。1913年,在王震的盛邀下,吳昌碩搬入北山西路吉慶里923號。在成就藝術巔峰的晚年歲月,吳昌碩與王震成為了情同父子的忘年至交。除此,他還與學識宏博,并以融合碑帖的行草書開一代宗風的沈曾植頗多藝文往還,與時稱詞壇宗匠的朱祖謀,詩、書兼備的鄭孝胥更為密友,另與陳三立、曾熙、李瑞清等也多有交集。他們的詩文唱和、印篆題跋、書畫酬答和往來書札,承載著彼此間的契合提挈與相互砥礪,也折射出晚清至民國這一新舊交替的歷史時期社會、藝術思潮的傳承與新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40歲后才開始學畫的吳昌碩,酷愛畫花。他將梅花畫得像酒盅那樣大,引來了別人的嘲笑。但他不以為恥,反而將畫筆伸得更廣了。于是我們看到了《桃宴酒壇圖軸》中飽滿的壽桃、《花卉圖軸》里清麗的水仙、《珍果圖卷》上晶瑩的荔枝和《花果圖冊》中火紅的柿子。及至晚年,吳昌碩更以開放的心態活躍于各種詩會、印社、書畫團體,在廣泛的社會交往中逐步拓展自己的藝術影響力,確立起藝苑領袖的地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吳昌碩以“詩書畫印四絕”著稱。其中在故宮博物院展出陳列的繪畫小品《花卉蔬果卷》比較全面地展示了吳昌碩“詩書畫印一體”的藝術特色。作品在每一個主體物旁邊都附有長題,不僅僅體現了吳昌碩的書法造詣,更是在畫面的布局章法中起到了調節作用。《珍果圖卷》中的閑情雅趣則讓觀者看到了熱愛生活的吳昌碩。畫中的荔枝、桃子、西瓜、倭瓜旁都用長題記錄了詳細的“食用指南”,如倭瓜旁的題字:“倭瓜剖之中空,實雞肉爛煮,味與河豚并雋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吳昌碩 國畫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吳昌碩的畫著色極其講究,打破古人窠臼,使用復色畫法,大紅大綠,重赭重青,喜歡在沖突中取得協調,通過微妙的色彩變化,整幅畫面既鮮艷厚重又得斑駁蒼渾的古趣。他的著色方法在傳統基礎上,汲取了民間繪畫的著色特點,漸成雅俗共賞之風。正如祝勇在其新作《本來的顏色》中所講的,五彩繽紛、大紅大綠,這顯然屬于中國民間的色彩譜系,與清雅深邃、富于哲學色彩的文人畫涇渭分明。當宋代的玉骨冰心、簡古淡泊的藝術風格,引領著中國畫脫離了形似階段,走向靜穆深遠。在文人畫山窮水盡之際,現世的審美在吳昌碩的手中煥發出五彩繽紛的生機,又見柳暗花明,其身后追隨者絡繹不絕,便有了齊白石的“青藤雪個遠凡胎,老缶衰年別有才;我欲門下為走狗,三家門下轉輪來”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】【關閉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• 相關畫家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• 相關美術館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美術館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網友評論 共有 0 個關于本文章的評論信息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內 容: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output id="mt0hc"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mt0hc"><ins id="mt0hc"><nobr id="mt0hc"></nobr></ins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. <dl id="mt0hc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li id="mt0hc"></li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output id="mt0hc"><ins id="mt0hc"></ins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. <li id="mt0hc"><ins id="mt0hc"><strong id="mt0hc"></strong></ins></li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mt0hc"><font id="mt0hc"></font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mt0hc"><font id="mt0hc"><thead id="mt0hc"></thead></font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mt0hc"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mt0hc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mt0hc"><ins id="mt0hc"></ins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mt0hc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output id="mt0hc"><font id="mt0hc"><nobr id="mt0hc"></nobr></font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output id="mt0hc"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mt0hc"><ins id="mt0hc"><nobr id="mt0hc"></nobr></ins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. <dl id="mt0hc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li id="mt0hc"></li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output id="mt0hc"><ins id="mt0hc"></ins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. <li id="mt0hc"><ins id="mt0hc"><strong id="mt0hc"></strong></ins></li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mt0hc"><font id="mt0hc"></font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mt0hc"><font id="mt0hc"><thead id="mt0hc"></thead></font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mt0hc"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mt0hc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mt0hc"><ins id="mt0hc"></ins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mt0hc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output id="mt0hc"><font id="mt0hc"><nobr id="mt0hc"></nobr></font></output>